织烟

很高兴见到你呀

我千里迢迢的赶回来,不是为了亲眼看着你离开。

Glow

很谜
OOC

那是一部节奏很慢,慢镜头很多的电影,对白少得出奇,故事复杂又凝重,和初秋的凉夜也相衬,符合利威尔和艾伦的美学。
见意于言外的打戏,女武士的面具缓缓剥落碎裂,空旷的山谷再次在镜头中铺开,寂静的美感几乎从屏幕中满溢而出。这时艾伦轻轻地叹气,忽然两手固执地缠绕上利威尔的右臂,枕上了他的肩膀。
利威尔微微惊讶地挑眉,伸手摸了摸男孩的柔软头发。这是他印象之中,艾伦第一次撒娇,感觉得出耗费了艾伦非常大的勇气。衣料相隔,他依然感觉得到枕着他手臂的艾伦的脸颊柔软的触感和名为羞涩的热度。
他忽然在这一刻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爱这个人。如果说艾伦的爱情是单纯的别扭的...

【速度松】Hide and seek

侦探小松&警部轻松
很短

作为一个顶尖侦探,他很快就能掌握朝夕相处的警部先生的一切,日常作息、个人习惯、不为人知的爱好,都一清二楚。松野小松自认为,已经快要了解轻松警官的所有了。
唯独一件事。
轻松警官的行为举止,让他感觉他是有喜欢的人,这个谜放在别人身上会很快弄明白,但小松现在却迟迟无法下定论。当然,不是警官的原因,警官只是个迟钝的笨蛋而已。是因为自己。
每次想要接近那个迷雾中的答案,小松一向引以为傲的缜密都会出了乱子,思绪紊乱,毫无章法。

真是.......要命啊。松野小松又一次捂住了额头。
越想知道这个秘密,越想确认轻松警官的心情.......越无法接近,越无法逃离。

【材木松】温柔的你 宗教松设定

神父空松&天使椴松,OOC注意。

神坛前的那个人剑眉低垂,虔诚地吟诵着,藏蓝色的长袍垂在铺着红毯的地上,衣角缀着一圈繁复的滚边花纹。

“神父先生...您也能,为我祷告吗?”
身后响起一个怯怯的,小小的声音。神父讶异地转过身,一个瘦弱的身影躲在唱诗班台阶的帷幕边,怯懦地望着高高的神坛,不自在地向后缩着,几乎要把自己藏在帷幕投下的疏落的阴影里。
洁白的大理石墙面上挂着一幅复刻的《天使报喜》,不速而来的男孩看得入迷。那么圣洁,庄严,而美丽。
“是你啊。”
神父温和地微笑着,靠近,再近。距离缩短,他却恍惚着后悔了起来。
.....他记得我,他记得我。
男孩抬起头,恰好对上神父温和的视线。...

有时间充当别人心里的傻逼还不如做点高智商帅比做的事情

森绿松果:

  本人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就来说点自己关于待人处事、好好做事的看法。


  觉得我说得对,点个推荐或者喜欢,我不胜荣幸,感激不尽;觉得捧着手机对着电脑看完我这番话之后简直瞎了氪金眼,别来找我,我没有义务移植眼角膜给你。在下嘴拙,不提供撕逼服务——好吧,如果你非要撕逼,那就请别说脏话,我怕我一激动被社交软件屏蔽,那不就怂了吗。



  第一,我想聊聊各位吃饭睡觉上厕所或者做其他任何事情的时候一想到就会觉得一阵恶寒的所谓“高冷狗”。...



一点想法

Alucinante:

说在前面:非专业文评,在自己的圈子里也一直算是游离状态。虽说如此,仍然觉得并非只有把工作做得完美到极点才能出声,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人人敢说话,即使说错话了也可以平等交流的环境。这种态度用黑豹的一首歌词归纳很是贴切:


难道你说话偏要如此的蛮横


这是哪里的规则


也许你该去真正学学礼貌功课


别让人开口谴责


把你的态度变得让人能够接受


你我是平等你我



那么现在开始正文。



骂战年年有,花样儿也不见得有什么翻新。...


萌死啦!!!

葬歌江浅:

痴汉小白龙私设注意。

其实也不算私设吧,无论是原作还是99,小白龙都是最信任孙悟空的没有之一,99版三打赶走猴哥后,小白龙故意把师父挂到树上给猴哥出气,还回头吐舌头做鬼脸;最后,也是他时时刻刻念着要让猴哥回来。

《首长辛苦!》1.1版本

作为一名出场人物我感到特别的荣幸,特别的开心,特别的丢脸【。

宋北都:

*这次应斯默克要求跳苏必利尔湖
*霸道上将
*我只是个无辜的勤务兵
*我还活着,但也快死了
“首长?”我走进去,把茶杯搁在艾伦首长桌上,他的大眼睛此刻有点困倦的样子,柔柔润润的水光在中间潋滟着,好吧,我只是以看0号的角度在观察他而已,实际上正常点的话他的眼神是不友善的,比起利威尔上将那种冰刀子一样凛冽的目光,艾伦首长是烧出火星的兵器,看到我之后他有点不甘愿地收敛了些,可能不想在下属面前这样吧,但我确实习惯了首长满脸驱逐又被利威尔上将压制地死死的。我也很无奈。
“Sung,”他喊了我的名字,好吧,来了,我知道。
“以后不准放利...

首长你怎么能这样报复我!!!说好的安大略休伦伊利苏必利尔还有那梦中的橄榄树!不对梦中的苏必利尔!!!【你居然连我是捂脸笑都知道,你不是人

宋北都:

《首长辛苦!》
*利艾短篇军官文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助攻
*大搞笑温馨风,HE妥
*主要目的报复阿烟【不
*我跳密歇根湖,约么

“辛苦了。”我朝倚着石壁的刚训练后的斯默克(smoke)打招呼。阳光晒着她的浅麦色的凝汗的皮肤。
“首长更辛苦!”她先是寻找了一下声源,看到我后似笑非笑回我。
我先是愣了愣,然后展开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不辛苦!”我习惯性地想拨后我的长头发,很不幸——昨天给剪短了只到颈后,凑巧遮住那块颈肉,“首长腰疼还在床上躺着呢!”我接下去压低...

手机用户1881319413:

我喜欢北京的地铁。只要你有两枚硬币,它就能送你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但是你仍然会回来。你一次也没走出过终点站。我知道你想去哪里。很远很远,没有一个人的荒原。你一直在流放的途中,从来没有真正到达。你知道北京到处都是人。你根本没有地方可逃。


可是荒野无处不在,哥哥。沙漠不只在南方,沙漠也在伦敦桥上。在波士顿。在银座。在北京的地铁顶上。



1 / 2

© 织烟 | Powered by LOFTER